棉农观望情绪较浓 种植意向徘徊较多

  世界上棉花生产相对集中,主要在亚洲、北美洲、南美洲。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棉花总产量达到1.22亿包,棉花主产区印度产量达24.3%,中国占比22.4%、美国占比16.3%、巴西占比10.7%、巴基斯坦占比5.4%。


  我国来自美国的棉花进口量占比近60%,但2020年1-5月份,中国棉花进口累计数量为81万吨,同比下降20.7%;进口金额为1429633千美元,同比下降28.7%。其中2020年5月,我国棉花进口数量7万吨,环比下降43.9%,同比下降30.2%。棉花进口的持续大幅下滑,或将对国内棉价构成支撑和刺激。


棉花.png


  5月以来,国内经济运行秩序有序恢复,消费市场逐步回暖,棉花采购需求增加,带动棉价小幅回升。2020年5月国内3128B级棉花月均价每吨11644元,环比涨2.2%,同比跌22.7%;进口棉价格滑准税下折到岸税后价每吨13638元,比国内价格高1994元,价差比上月缩小5元。


  2020年我国棉花种植面积333.9万公顷,产量为588.9万吨,新疆棉花种植面积254万公顷,产量为500.2万吨,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和产量分别占全国的76.1%和84.9%,成为国家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产棉区,在全国棉花生产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截止2020年,我国纺织业利润总额1105.4亿元,较2019年增长7.9%;我国棉花消费量达810万吨,较产量高出215万吨;我国棉花总需求量达780万吨,年度缺口约185万吨;我国累计进口棉花223.2万吨,在需求量780万吨中占比约29%;棉花出口量约3万吨,不到产量591万吨的1%。


  在产业链上游,通过轧花厂、合作社、农业服务中心等积极开展订单农业、农资购销、技术和金融服务、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等,以保底收购和分红、土地入股合作等多种形式,建立生产基地,带动10509户农户实现增收,稳定了生产主体。


  在产业链中游,结合棉花收购加工与经营的季节性等因素,科学制定期货和现货相结合的经营策略,通过期货套期保值操作和金融衍生品工具的使用,促进直采收购加工与经营销售有机结合,对稳定市场预期起到了积极作用。


  在产业链下游,提供供应链金融业务帮助客户渡过难关。“及时推出以销定购、延期付款、代理销售、代理发运等服务方式。”何锡玉说,这些举措有效解决了中小客户面临的运输、资金、配棉等方面的难题。目前共开展棉花及棉副产品供应链金融业务70万吨,涉及金额约45亿元。


  目前,我国棉花采摘机市场规模超30亿元、补贴金额最高达60万元、年销量超1000台,销售收入超25亿元、6家农机企业实现棉花采摘机产业化、出口数量与金额波动增长、进口均价较高。


  除了棉花采摘机解放人工之外,无人机也在为新疆的棉花产业赋能,以极飞为代表的无人机企业通过无人机喷洒落叶剂降低了采集成本,通过大数据和机器学习降低喷洒农药的成本的同时还降低了减产风险。科技化与智能化已成为棉花生产的必然趋势。


  下一步国家将会继续支持新疆棉花生产的,主要是在棉花品质和质量上给予大力支持,这在这两年的1号文件中已有体现,细心的朋友应该可以察觉到,各项利好的政策还会不断推出的。新疆农民所要做的就是继续把棉花产量和质量努力做上去就行。


  综合以上情况,在未来的若干年,新疆农民还是考虑种植棉花为好,收益高,稳定就OK。虽然有不少农户比较纠结于棉花补贴的不合理,但从总体上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方面的问题也会逐步解决的。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